©光棍两千 | Powered by LOFTER

[张喻王]Penrose triangle 03

前情指路→Penrose triangle 01



03.

 

 

王杰希是被热醒的。

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天花板上的光影,从窗帘上方打折的缝隙透进室内,幽蓝的颜色和躺在旁边的张新杰告诉他黎明还在几个小时后。

他撑起身躯缓缓坐挺,发现这个动作会扯到棉被,便小心的将自己往床头的方向移出来,乏力的肌肉让他险些压到另一个人。

 

喻文州侧身躺在右边,成为川字形踢出去的那一撇。

蓝雨队长平时就爱笑,睡着的时候习惯抿嘴,竟然也是一副和顺的样子。王杰希在接受他的追求后有许多机会可以这样看着他,但现在对着那张脸,他却只觉得陌生。

王杰希不清楚这两人是什么关系,又达成了什么协议,被喻文州推上床时他还半端着前辈的架子让他们别开玩笑,但站在一旁的张新杰边解扣子边走过来的时候,王杰希就明白自己正站在崖边——事实证明这预感很准,他睡这一下根本是被弄到晕过去的。

喻文州带他来和张新杰分享,他理智上感到被背叛,身体却无疑因为张新杰而特别兴奋,这和气氛或张新杰的技巧没有任何关系,是单纯的心理因素影响。

喻文州全都看在眼底。

 

回过神以后,王杰希除了恐惧,还有一点微妙的委屈。

他弯起膝盖将手肘靠上去,全身骨头像是要散架似的,肌肉连着一起酸疼,逐渐苏醒的神经迟钝的回报着身体各处的损伤。

怎么可能会受伤呢。王杰希想着,他在喻文州家和张新杰共枕一颗枕头,事情的发生全在这两人控制中,哪怕有一点不舒服也不会带到第二天,眼下这只是过度紧张的后遗症。

又困又累,但意识紧绷,理智思维让他忍不住思考这两人醒来后的情景,接着发现局势险峻。

喻文州不需要工作的时候总是晚起,王杰希无论如何不想单独面对张新杰,要是不幸两个人一起他只会更棘手。

怎么想都是走为上策。先走了再说,离开现场脑袋至少会清醒些,之后该怎么办之后再研究。

 

王杰希观察了下地形,思维发散的想着这床还买得挺大,很快便把脚边那两张薄被往左右拨开,扶着酸疼的腰想蹭下床。这个动作无疑加剧了不适,也让王杰希想起了一些特别鲜明的画面,当他脚跟使力打算将整个人往前送时,手却被人给按住了。

王杰希反射性的侧头去看,张新杰这一搭正好压在他桡骨上,似乎是睡得够沉,才没被他惊得加速的心跳给弄醒。张新杰的眼老实的闭着,摘下眼镜后直挺的鼻梁掩上阴影,薄唇紧抿,王杰希的视线沿着对方的颈线下滑,蓦地在他裸露的肩头上看到一块红色的痕迹,明确来说,是两道弧形的缺口。

那是他的牙印。

王杰希心情复杂的盯了一会,又低下头将视线转移到对方盖着他的那只手上,他知道自己应该要离开,立刻、马上,而不是僵在这里放任着自己犹豫。

 

喻文州肯定知道他一直关注着张新杰,知道得够深刻,所以他才会被带来这里。

 

闭了闭眼,王杰希小心地支配着末梢的运动神经,放松脊椎躺平回去——带着王不留行打转的时候他从来不觉得微操有这么难——就在这时,张新杰收回了手,接着那阵热度擦过了他的大腿,抚上他的腰。

他被按着转了个身直挺挺地撞进了张新杰怀里,僵着身体盯着他的喉结发愣,张新杰的那只手贴着他的背往上垫在脖颈后头,接着他松开了手,将夹在两人中间的棉被抽出来,盖在他身上再连人揽进怀中。

张新杰的下颔抵着他的头发,王杰希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将天亮之后可能必须面对的情景一一想过,接着他慢慢地将额头贴上张新杰的颈窝,靠着他的锁骨闭上了眼睛。

 

身后传来细小的摩擦声,床面往下陷了一会又恢复平静,喻文州安静地向外翻了个身。




TBC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