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两千 | Powered by LOFTER

[张喻王]Penrose triangle 06

 前情指路→Penrose triangle 01 

 

 

06.

 

「你们想要怎么样?」王杰希看着张新杰。

霸图的副队长停下擦拭发梢的手,端正坐姿并未因他话中吐露的情绪偏移分毫。

「我想听听王队你的打算。」

张新杰起身将毛巾挂好,坐回位子上才续起先前的话题。

「决定权在你。」他注视着王杰希,「如果王队能做决定,或许对我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王杰希没有想到对方会给出这样取巧的答案,又或是说不该如此简单粗暴近乎不讲理──但如果对象是张新杰的话倒也还在情理之中──张新杰自始至终都太守分际,至于王杰希在被半推半就地带上床之前并未发现这个人对自己的态度。

现在张新杰希望他做出抉择,王杰希被这么一堵,很难不去承认自己直到现在仍心怀侥幸。他发现自己并不是没有答案,只是想要逃避,同时期待事情能有一个两全其美的结果。

但天底下的事情从来不容易。

他感到口干舌燥,桌上放着喻文州离开前倒的那杯水,王杰希突然觉得这其中有计算的成分,又或者他仍旧无法宽恕喻文州的不尽不实。

 

王杰希陷入思考的时候,张新杰正在对面观察着他。

微草队长垂下头的时候浏海会稍稍盖住眉毛,直挺鼻梁上的那双眼睛微微瞇起,倒是模糊了大小差异。

喻文州留下一杯水在桌上,在张新杰看来是个记号,彰显存在感的同时提醒他去思索王杰希独自前来的原因。

 

王杰希不信任喻文州,或者是,惧怕喻文州。

张新杰发现他对这样的结果毫不意外。将带王杰希来到他在G市的住所,在给予张新杰惊喜的同时,喻文州也把王杰希对他的信赖感败了个彻底。这看似难以理解的举动,不仅回答了张新杰孰先孰后的问题,也顺势巩固他们之间的信任关系。

相形喻文州的举重若轻,王杰希僵在椅子上,彷佛用尽全身力气思索的姿态无疑令人感到同情──但张新杰明白此刻的他不该体恤,对着王杰希纵使能有保护或是占有之类的情感,那也得是在这之后。


喻文州把张新杰推到绝对的上风,于是张新杰物尽其用,得寸进尺。

 

「知道你答应和喻文州交往的时候,我以为我没希望了。」

 

王杰希抬起头来,张新杰凝视着他的脸,像是要把其中的复杂情绪条条拆解、理清。

「但经过上次,我发现情况不是我想的那样。」他偏过头,把桌上那杯水推到王杰希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王队这趟似乎不是特意过来拒绝我的。」


 


 

TBC

评论(1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