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两千 | Powered by LOFTER

[张喻王]Penrose triangle 09

前情指路→Penrose triangle 01

 

 

09


他们坐在餐馆里头,喻文州的手就这样搁在桌上,等待着他的响应,或拒绝。


平心而论,王杰希自认担不起这段关系,如同喻文州所言,交往的道义上或许可论先来后到,但秤起感情的份量,谁不希望能够名副其实。王杰希能够平静面对自己的性向,却不代表他能同时接受一位以上的交往对象,尤其喻文州和张新杰两人还是他在战术上敬重的对手。

那日在饭店,面对张新杰的质问,王杰希仅是承认自己喜欢他,却未对两人的关系定下承诺。他认为自己仍维持着与喻文州的交往身分,现在看着坐在方桌那端的人,他却有种说不清的疲惫。

「你和张新杰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杰希最终还是决定问清楚,即便喻文州的答复应该不会影响到他的决定。

「我和张副目标一致。」

又是模棱两可的答案。王杰希顿了一下,目标一致和占有是两回事,喻文州已经向他坦白,那日带他前往张新杰的屋子是一项试探,王杰希也确实搞砸了这项考验,此刻他和喻文州要论谁辜负谁都是死有余辜,要他抉择结束或继续这段关系,王杰希更想要的是从眼下的状态抽身。

唯一一个解决的方法就是拒绝喻文州,并且请他代为转告张新杰,三人回到原点,客客气气再无瓜葛。


王杰希抬起头,喻文州掐准似的在这一刻握住了他的手。

「我希望王队至少这一次做出一个你真正想要的决定。」喻文州看着他,如同以往每次和他说话时那般温和,唇边或多或少掺杂着一点苦笑的成分,「即使当初要不是王队勉强,我根本没这机会和你交往。」

对王杰希来说,这就像是技能打断后被对方放了个大招。

喻文州轻而易举的动摇了他的决定,王杰希觉得他就像是探出水面换了口气,一下子又被扯进了水底。

「换做我是王队也想要两全其美,」喻文州握着他的手,垂下眼眸说:「但我们是三个人。」

王杰希犹豫了片刻发现自己抽不回手,只好由着喻文州,也只能由着。

喻文州向他展露的是他一贯的追求姿态,只要王杰希能说出口,无论结果是什么,他都会一应接受。

王杰希发现自己就是无法承受这一点,才会在初期喻文州几乎每两周就飞B市的攻势下服软沦陷——而他此刻也会这么做。


「就这样。」王杰希说着,回握了一下喻文州的手。

对方意外地抬头看他,向来带笑的脸透出了点不可置信。

「这样?」

「是。」

王杰希点点头,即便他根本不确定自己究竟应下了什么。

「谢谢。」喻文州如释重负,指尖轻抚着他的手指似乎思索着什么,蓦地开口说:「打个电话给张副让他安心?」

王杰希一瞬间觉得自己落入了陷阱之中,却又明白自己从未逃脱。

他凝视着喻文州那张脸,看着他平静地垂下眼眸,专注地捻揉他指尖,掀起嘴角用无奈的语气说:「王队,你不能老觉得人没和你交心,自己却从头到尾没把心掏出来。」

王杰希一把抽回了手。

他在喻文州的注视下拿起了搁在一旁的手机,负气又有些幼稚地想着交往以来总算让战术大师错愕了一回。

说不出情感层面上是别扭还是呕气,他只知道理智还督促着他反省,而喻文州收起空了的手掌似笑非笑的望着他,于是王杰希明白,这次他是彻底的释怀了。


「王队?」

电话一通王杰希才发现他根本没准备好面对张新杰,喻文州在对面狡黠地眨眼,电话那头传来退出游戏的声音。

「王队和喻队谈过了?」

「谈了。」王杰希看了喻文州一眼,对方自顾自的掏出手机刷屏幕,他突然觉得刚才的焦虑全是白搭,打从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起,张新杰就接手了战局。

「先谢过王队。」

王杰希没有回应,他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接着我想说件事,王队听着就好,不用回答。」

战术大师明显的布局令王杰希感到压力,但他还是应了声好。

「顺序可能和王队以为的不太一样。事实是,喻队一开始就知道我在看你,他同意我接近,但你先接受了他的追求。」张新杰顿了一下,似乎是为他预留了整理的时间,接着才平静的说道:「我无意破坏两位的交往,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王杰希抬起头,喻文州不知被微博上的什么给逗乐了正抿着唇憋笑,这会儿他把手放到唇边呵了几口气,垂头用食指戳起回应,那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悠然气质似乎也感染了王杰希——这一回王杰希清楚地知道自己不会是输家,因为他们想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平衡。



TBC

评论(2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