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两千 | Powered by LOFTER

[张喻王]Bermuda triangle 02

对不起啊,我迷糊蛋把一二章顺序放倒了,这次回头补了第一章,请往前翻翻!

这一部负责开场的是王队和喻队来着!


前情指路→第一部 Penrose triangle 01

     第二部 Bermuda triangle 01

02

张新杰的气息还有点乱,他撑起身体在黑暗中摸上开关,昏黄光线便接管了视野。

喻文州抬手抹了抹他的额角,接着侧过目光,盯着自己沾上汗水的指尖,薄唇抿出一个浅浅的弧度。暖色矮灯给指纹镀上一层金黄,也把他琥珀般的虹膜照得剔透。

喻文州的眼角还透着湿,张新杰差点伸手去碰,但他克制住了自己,在床头找到眼镜戴上,视线一清明就从对方眼里看见了自己的轮廓。

「你什么时候开始打算的?」

 他自高处俯视着那双眼睛,意图使潜藏于表面下的一切无所遁形。

在网游中认识并知悉彼此所属的训练营,出道后常规赛乃至于一个月前烟硝弥漫的季后赛,张新杰在战术上没少吃过喻文州的亏。对方性格随和又好相处,透过文字或语音,在一次次交流中留下伏笔,以绝佳的风度与期待作为姿态去表露心迹,眼神却又坦白得令人难以忽视。

张新杰自认生性谨慎,眼下两人碰面后的一连串脱序作为,让他不得不去思考其中是否有一冠入手的亢奋情绪作祟。

 

「挺久了,」喻文州大方的任他看,嘴角轻轻扬起,「早在我见过你本人以前。」

过于干脆的表白让张新杰应对不及,他从喻文州身上移开,对方配合的支着双腿往外挪,让出了大半颗枕头——另一个刚才被垫在腰底下,喻文州正把它抽出来扔到旁边的椅子上。

喻文州身板偏瘦,身体一弯肩胛底下便荫出大片影子,张新杰的视线自他潮湿的发梢沿着脊柱直触被褥覆盖的腰际,他在那上面留下了一些痕迹,出于本能、情之所至,又或者两者兼是。

张新杰轻轻地皱起眉头。

「你有几个这样的对象?」

喻文州触电似地转过身,面对这可以被解读为质疑的提问,神态竟有些腼腆。

「只有你一个。」

张新杰不知如何形容那一瞬间的气氛,喻文州肩颈到手臂的线条倏地放松了下来。错愕自那张脸上迅速隐匿,取而代之的是从容,他说完便静静地等着张新杰的响应,像是面对一盘一定能拿下的棋。

 

喻文州确实打算拿下他。

张新杰在战术上偏重数据分析,处理私事时却不排斥仰仗难得现身的直觉。

进了房间到目前为止喻文州都相当坦然,术士将一切抉择机会交托,以最无防备的姿态面对他,仿佛收起了所有心机。张新杰冷静的将之解释为诱饵,毕竟以索克萨尔为轴心的蓝雨战术向来后发制人,他看着脸上还泛着酡红的喻文州,想着这人不可能没留后手,对方也默契地掌握了他的内部思维,体贴的亮了手牌。

「我知道只要这么做,你就会觉得必须负责。」喻文州斜斜的靠上床板,抬起头来看他。

这句话并不是底牌,张新杰在心底揣测起了对方的动机。

打从进门开始,他们之间的一切都在知情合意下进行,说要一方负起责任未免偏颇,但如果喻文州没有踏出这一步,张新杰便不会深思他们之间的关注确立在哪个面向上:对手间纯粹的欣赏,或是其它。

他将床上的卫生纸扫进垃圾桶,自基础上同意了喻文州的说法。

就根本而言,如果在性格上不契合,张新杰也不会让喻文州爬上床来,他只是透过行为厘清了对喻文州的好感,于此同时也决定接受这个人,让他影响自己的人生——术士安静的布置了陷阱,刻意使用粗糙的手法铺排,这点用心令张新杰厘清了他所暗示的情感,也衡量了两人之间的实际利益——这笔买卖并不亏。

他转过身,正好碰上喻文州喊他。

 

「张新杰。」

喻文州这时反倒垂着头了,鹅黄光晕映着侧脸线条,颧骨旁边还遗留一滴未干的汗,从张新杰的角度看过去更像是眼泪。

「我喜欢你。」

底牌揭开了。

张新杰将目光自对方捉握被角的手指抽离,分神想着那汗水或许是前一秒流下的。

「那就交往吧。」

他用一样平静的语气说道,回头抽了张面纸去擦喻文州的脸,对方露出意外的神情,接着便是惯常的微笑,他用脸颊蹭了蹭张新杰的手指,接着在被窝里头找到了他的另外一只手,用透着潮的手掌小心的、紧紧的攒着。

张新杰任他抓握,卫生纸拭去汗水后又在喻文州的眼角按了按。

 

常规赛、季后赛、夏休期,他们在场上相遇,场后相约,竟然就这样度过了三个赛季。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