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两千 | Powered by LOFTER

[张喻王]Bermuda triangle 03

前情指路→第一部 Penrose triangle 01

     第二部 Bermuda triangle 01



03

王杰希在幽暗光线中醒来,带着一种陌生的感觉观察了一下自己置身的空间。

双层加厚的遮光布将稀薄晨光挡在外头,幽蓝之中可以看见灰尘浮动的轨迹,夹杂着秒针和空调的细微声响,仿佛置身于海中。

他思考着异样感的来源,视线从交往对象直挺的鼻梁沿着脖颈下巡。

张新杰将薄被夹在腋下,双手交叠着放在小腹上,两脚微微张开与肩同宽,像是一座规矩的雕像。每当看着他,王杰希心底便会浮现一股踏实感,他用映上窗帘的亮度评估了一下时间,接着便沉浸在这股静谧之中,拉直弓起的双脚安然等待。

电子鸣叫声响起的那一刻,躺在旁边的男人伸手往后拍上了开关,指尖沿着闹钟的矩形棱角下滑,勾起搁置在旁边的眼镜。

 

张新杰用手背揉了揉眼睛,接着戴上眼镜,转过头来,触及王杰希的双眼时,镜片后的目光流露出一丝诧异。

「早安。」王杰希维持着同样的姿势看他,「不知怎么的刚才就醒了。」

「有睡好?」

「嗯,也才醒不过几分钟。」

张新杰点点头,伸手扳过他的脸,王杰希闭上眼睛。

「早安。」

嘴唇分开时张新杰对他说道,如同之前的每一天。

 

他们将各自的棉被折好,拍平枕头上的痕迹,张新杰先走进了浴室,王杰希开抽屉的时候顺便替张新杰拿了袜子放在床边,他先换上了运动服才绕去厨房热锅,回到房内正好与走出浴室的张新杰换班。

王杰希一面盥洗一面听着外头的声响,张新杰煎的蛋边缘总是焦脆,面饼直接用锅子烘热,只有在处理熏肉的时候会多放一勺油。他这方面比较讲究,中西花样都换得上手,王杰希饮食本来随意,近几年也被养得有点嘴刁。

镜台上放着两套用具,他刮完胡子去拿须后水,转开瓶盖时顿了一下,将整只瓶子放到鼻子底下嗅了嗅,带着某种将信将疑的怪异感将它拍到脸上。

 

早餐吃的是吐司夹蛋配豆浆,和王杰希预期的差不多。

他们在门边换上运动鞋,零钱在王杰希兜里,钥匙和手巾放在张新杰裤子口袋,两人手上各抓一个水罐,这个季节空气比较好,入了秋天他们必须戴上口罩慢跑,不到半里路就能糊出满脸汗。

王杰希把张新杰带回住处是在第五赛季的夏休期,第六赛季开始跟着他跑步,一开始想说健康,日子一久竟也养成了习惯。

B市的土地变化太频繁,王杰希没什么特别讲究,等到张新杰夏休过来的时候就会顺着他的意思更换地点,脚下的这条路线也经过了几次微调,从小区出去以后连过两条干道,就会进入离家最近的一座公园。

在B市的住宅区,这样的共有地不到上午七点就人满为患,散步的打拳的下早棋的各自就位,王杰希和张新杰挑的是更早的时段。天空的东边是鱼肚白,西边的淡蓝还裹着几颗星子,他们跑步时不习惯听音乐,大多数时候张新杰跑在前头,王杰希和他保持着三步的距离跟在后面,有时候他会追上张新杰,听着他的呼吸声与他并肩向前。

张新杰跑步的姿势和他的性格一样严谨,背脊到腰直挺挺的拉出一条线,双手握拳随着步伐摆动,穿过树丛时他会压低背脊闪避枝桠,布鞋踏过干燥的泥土时扬起小小阵的沙尘。

他们的速度不快也不慢,张新杰的路线规划自然经过计算,往往王杰希渐渐感到负担的时候就会看到折返点近在眼前,他们会在那颗外型笨重的大树底下喝口水稍微聊个几句,再依张新杰的指令原路跑回去。

 

这一天的气候不是很好,王杰希拴好瓶盖后仰起头,隔着树枝朝天空皱眉,理应露头的太阳困在云层里,灰蒙光线中的公园显得缺乏生气。

「今天人真少。」

「确实挺稀奇。」张新杰将眼镜戴回去,他刚才用手帕擦了擦眼窝。

「嗯。」王杰希喘着气应声,突然灵光乍现地对他笑,「总不会是闹钟坏了吧?」

「那也该是我比你早起。」张新杰朝他抿了抿嘴唇,近几年来他的幽默感大幅提升,对于王杰希的冷笑话越来越能做出反应。

「巧合吧,新闻总不可能提早播的。」

「那是。」王杰希点点头,从对方手上抽走手巾,往额角随便按了几下。

张新杰看着他的动作,在他把东西收进自己口袋后确认:「可以了?」

王杰希点点头。

张新杰从地上抓起水罐领着他掉头,王杰希跟在他背后跑了一段路,脚下突然踏到一块突起,带着失衡的身体往前颠了一下,他踉跄几步才找回重心。

前头的张新杰并未发现这边的状况,依然以标准姿势往前跑着,王杰希倒也不慌张,甚至被那股异样感搔出了些好奇心,他低着头往回走,脚尖在地上蹭了几下,却没蹭出任何有本事绊倒人的东西。

张新杰的速度本来就比较快,转眼已经超前了近百米,王杰希又看了看周围单调的景致才拋下这件事往前赶,这一停顿竟让他花了几倍的力气才追上。

对方背脊触手可及时王杰希觉得自己已经快喘出怨来了,张新杰也还真就无知无觉的继续跑着,直到小区拐脚那间卖烧饼的摊子跃入眼帘,王杰希才有种回到现实般的安心感。

张新杰打开门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呼吸频率,看到他后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今天状况不好?」

「没事。」王杰希本想消遣他回程跑得太专注,差点弄丢了屋主,想着又觉得这根本不是件事儿,讲出来反而像是迁怒——喻文州大概会解释成撒娇吧。

 

王杰希顿了一步。

「落了东西?」张新杰这次倒是反应奇快。

「没。」王杰希摇摇头,脱下衣服往落地窗边的衣篮扔,转身就往浴室走。

怎么会想到喻文州呢?他被这异常带感异常不对的感觉冲击了一把。

 

浴室在这个时间点上就像野图BOSS,不论私交一律先抢先赢,即便两人交往多年,张新杰仍旧不是那种会跟着蹭进浴室的人,眼看王杰希捷足先登,便也成人之美的抄起遥控开电视,慢条斯理的拉下了运动衣的拉炼。

王杰希踏入浴室先开水抹脸,目光一落到镜台上就扭头朝外嚷。

「张新杰。」

站在电视前面的张新杰手上抓着毛巾朝他转过身。

王杰希盯着他,脑袋里面有些画面在闪动,「须后水味道是不是变了?」

张新杰整着毛巾的手一顿,低头思索了片刻,接着蓦地拉住王杰希的手臂,凑到他身边仰头嗅了几下。

「没坏。」

王杰希被他这一下弄得有点发窘,心想这会进了鼻子的恐怕都是汗味。

「我闻着是没事。」张新杰不以为意的推了推眼镜,「镜台那块西晒,或许照光照变质了,介意就扔了,明早去超市补牛奶顺便再买罐新的。」

「好。」

王杰希扳开他的手回到浴室,外头新闻台的声音逐渐被花洒落下的水声取代,他一面抹泡沫一面盯着那罐须后水,擦脸的时候又把它打开闻了一下。

运动后清醒的感官变得更加敏锐,王杰希的鼻尖抵着瓶口,眉头皱起一道小小的波折,他想着张新杰所说的话,把罐子拿在手中掂了掂,最后还是带着点罪恶感的将它扔进了垃圾桶。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