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两千 | Powered by LOFTER

我是給小妖姑娘逼出來的

人是不經比的,張新杰不會把王杰希拿去和喻文州比,但後者的態度有多冷靜,就更加突顯他曾經有多柔軟;而前者的包容卻自始至終。
張新杰心裡明白卻沒說透。喻文州卻是看得清楚,難得銳利。
「你對他懷有期待。」
「你就對著王杰希撒嬌。」張新杰慣常地將場面弄得活像對質。
「他會慣著我。」喻文州笑了一下 ,「你不會,也不需要。」
張新杰抬頭問他:「你覺得在遷就我?」
「我沒有遷就。我接受,就像你接受我和杰希走到一路。」他停了一下,「你也一直覺得我就是這樣的人。」
他沒有解釋那個「這樣」究竟是哪樣,張新杰也沒有說話,然而喻文州已經理解了他的意思。
「杰希也接受你這樣縱容我,我們在如何對待彼此這點上已經算是有共識了。」
「任性過頭了。」張新杰忍不住批評。
「杰希可以的。」喻文州笑笑,留了幾秒讓他思考,接著才說,「你在感情這塊偏保守,他那是被動。」
「中意就是中意,這和先來後到沒有任何關係。」喻文州說著,拉開箱子翻出一個背包,上面印著微草的隊徽,不用想也知道主人是誰。
只是張新杰知道,知道藍雨的訓練營這幾天今天有活動,正副隊長早早就約在宿舍開會,喻文州卻在這時把王杰希的行李弄到了Q市來。
張新杰的目光在他臉上和那袋子生活用品上打轉。事主的手機在這時候響了,喻文州當著張新杰的面接了起來,且對話開啟得極其自然。
「這個時間你還是吃一點,餓著傷胃,多不好。」那頭似乎沒給出什麼正面反應,喻文州自顧自的笑了笑,說出來的話要多膩就有多膩,「聽到聲音就更想見到人了,我會去接你,老地方。」
張新杰想不起上次看到他這樣的表情是在什麼時候、第幾賽季。
談話比預期的要早結束,喻文州要對方睡一下,這才放下手機。
「杰希臉皮薄,不主動一點不行啊,新杰。」
柔軟的表情還停留在那張臉上。
張新杰一瞬間產生一股想把這人往牆上按的衝動,但他克制住了自己,從地上撿起王杰希的包,拉開拉鏈往室內走去——他和喻文州在生活習慣上相當契合,儘管程度有差異,卻也都受不了衣服上有皺紋。
等張新杰把王杰希的簡便家當安置妥當再回到客廳時,喻文州已經走了,桌上留了班機的號碼和一間咖啡店的名片。
意料之中。
等張新杰真的在屋簷下等到王杰希,出乎意料,不,或許以魔術師的思維來說這才是合理表現。微草的隊長先是皺起了眉頭,接著竟然側過身把他晾一邊,掏手機打起了電話。
喻文州吃定一個人時到底有多符合他們藍雨的畫風,張新杰這次算是開了眼界。
那端大概剛下飛機,想必是賣了個不討巧的乖,王杰希哼了一聲後,張新杰在旁邊清楚聽到喻文州說了一句「不會再有第三次了」,而王杰希的回應是北方路上常聽見的粗口。
張新杰覺得他這個月的驚訝額度大概用盡了。
王杰希收了線以後頓時有點尷尬,氣勢一散整個人甚至有點僵。他淺淺吐了一口氣,似乎不想問什麼,只是站在張新杰面前,一副看他打算怎麼辦的態度。
「要解釋嗎?」
「不用,喻文州算得夠精了。」王杰希嘴上沒好氣,卻不打算把帳算在張新杰頭上。
「哪兒走?」





---------
忙到連買電腦都沒時間,手機上傳的沒轉繁體。
是三角形的第三部。
热度: 7 评论: 8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