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两千 | Powered by LOFTER

[张喻王]Bermuda triangle 04

本章张喻,OOC私设什么都有,最后等边三角,不知算不算HE但总之没人被/分手,请自行避雷。


前情指路→第一部 Penrose triangle 01

     第二部 Bermuda triangle 01




04

辅佐主将韩文清争得一冠以后,霸图战队无疑对张新杰更加倚重,喻文州那时正和黄少天磨合着战术,离了训练室就掏手机给他传讯息。

两人平日的交流多半由蓝雨战队的日常琐事发端,张新杰会回复短讯和QQ,却从来不把喻文州夹带的暧昧调笑当一回事,好在彼此熟悉,只字片語也能聊慰相思。

赛季期间搭着飞机南征北讨不一定能挪出时间碰面,张新杰对旅馆质量又一直有顾忌,第五赛季中竟然不声不响地在G市买了一间房。

喻文州被带过去参观时心情有点复杂,想着霸图副队的得冠奖金到底砸了多少在装潢上,又觉着该撬开张新杰的脑袋检查回路。

当人把备钥拴上蓝雨队徽的锁匙圈,喻文州便明白了自己手里握着的是对方积攒一个赛季的答复——霸图人总是干脆且执着,以置产作为手段标示出两人的关系定位,对张新杰来说只是刚好而已。

面对如此盛情,喻文州的回报方式相对含蓄了些。他陪着张新杰在住处附近开发出一条慢跑路线,又作主给厨房添了几样自己用得顺手的厨具。当晚张新杰吃了一桌G市风味的好菜,隔日早晨自己去小区外的超市买了大桶装的牛奶塞进冰箱。

蓝雨队长那时候已经有了一些「中国队长」的圆融胸襟,却配合着他的生物钟在生活中磕着细节。他用非常快的速度摸清张新杰的作息梗概——或说是底线——接着便在空隙中填入他自己的习惯。

夏休过不到两周,张新杰就给喻文州压得肩膀发麻,对方笑着给他按一按,夜里照样靠上来枕着,第二天不论喻文州早起晚起,张新杰会被他赖着索讨一个吻。

他们像那个年纪的普通情侣,享受着同居生活该有的一切。张新杰的性格多少消抵了一些甜腻,然而休假状态与训练环境全然分离,G市的闲适或许更有助于他惯出喻文州一切藏匿于台面下的任性。

有天夜里,他关了电视往房间走,中途遇到喻文州裸着下半身从浴室踏出来,手中抓着短裤,水珠顺着发尾滴在棉质睡衣上,情况一目了然。

「内裤忘了?」张新杰平淡的问了句。

「嗯。」喻文州沾着潮气的眼睫眨了几下,被盯着也不害臊,偏着头对他笑:「新杰,你就只问这个吗?」

张新杰推了下眼镜,拍拍喻文州的脸就往卧室走。

对方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拉开抽屉拿出贴身衣物套上,张新杰将视线从对方的躯体上抽离,反手转开矮柜上的台灯,把迭在床尾的被子摊开。

「还能接受吗?」

喻文州掐准了时间凑近床缘,将吹风机塞进他的手里。

张新杰微微仰头看着喻文州,不需多问就知道对方言下所指。他从床上起身,将吹风机接上电源,他的交往对象已经爬上床,背过身朝他准备好了后脑,手上握着遥控将电视调成静音。

「是你都好。」

张新杰的回答近乎不假思索,他空出手推了推眼镜,一旁的镜子映出喻文州的身影,盘腿的坐姿活像个大孩子,闭着双眼半靠在他怀中,脑袋随着他的动作轻微摇晃。

室内安静了好一阵。

他反复着拨动发丝的动作,在机械声响中听到对方模糊的笑声。

「新杰,我以前从没想过能从你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喻文州语气带着点调侃,「太感性了。」

「感情确实无法全然用理智去理解,但我认为这两者并不相悖。」

他的回应换得喻文州一句「张副回来了」,张新杰还在思考这话是褒是贬,喻文州已经谈起了两人明后天的共同行程。

在事前规画这观念上,他们始终站在同一边。

喻文州说起话来总令人如沐春风,张新杰却觉得更贴近飒爽这个形容词,与蓝雨队长在场上明快的判断十分相衬,也包含着能够把自身全权交托的果决。

这个人如果信任了谁,也是出于自信。

在赛场上喻文州是强大的对手,私下相处时张新杰很难不为拥有这样的对象而感到骄傲,即便理智告诉他,他们都还太年轻,随时可能因为外在因素分开,眼下的亲密也不代表真正的拥有彼此,但张新杰的思绪总在碰触到这一块时迅速撤退——谈感情时他下意识地抑制着自己的理性,而喻文州却天生带着与他相反的性格,一面对他投入得毫不保留,脑袋却无时无刻保持着清醒。

张新杰在发现这件事的同时克制住了分析本能,不去思考这样的差异可能对未来造成什么影响,他很早就看清了一个事实:倘若打从一开始就遵从理智决断,此刻的他必定无法拥有这样的喻文州。

出于默契,他认为喻文州必定清楚他在内部作出了这样的退让。

「行了。」

半晌,喻文州拨了拨头发,转身取走机子归位。

张新杰把枕头挪到床的中间躺好,对方掀开薄被凑过来,把头枕到他的臂膀上。

「晚安。」喻文州轻声说着,眼睛盯着电视屏幕。

张新杰的响应是蹭了蹭他带着余热的发顶,他已经闭上眼睛,在意识模糊之际想着自己曾几何时能在光影变化的空间中安稳入眠。

 

睡在霸图宿舍的时候张新杰通常仰卧,在这张床上却会躬着身子让出一条胳臂,习惯了晨起慢跑时穿过打太极或做体操的人群,也会在太阳晒到床缘前替晚起的人拉上窗帘。

喻文州睡觉还算安分,就是偶尔赖床,张新杰有时坐在旁边的小桌对着一扇日光吃早餐,看着人半梦半醒地从床的这头懒洋洋的滚到那头去。

还有一次他运动回来,冲过澡后踏进房间擦头发,喻文州翻身之际睁开了眼,干脆连人带被滚到床边险险停住,张开双臂向他讨抱。张新杰不以为忤,听到对方主动承诺等等起来吃早餐,他赞许地点了点头,将毛巾挂到椅背上,神色如常地张开手臂。

自出道以来看着蓝雨队长应付媒体,以不卑不亢的姿态抗衡着外界批评、谈笑淡定地与王牌剑圣横扫千军,相处之后更加明白他包裹在和气之中的强硬内核,或许如此,有些动作喻文州做出来自然而然,却又带着一点执拗与霸道。

他用脸去蹭张新杰的颈窝,顺势将把全身重量挂在他身上,受力的一方只好贴着床缘坐正,把人解下来并起双腿让他枕着。

喻文州心情很好,仰起头来摸了摸他抹过须后水的下颔,扬着眉说道:「我做了个梦。」

「嗯。」霸图副队长以一个单音表示洗耳恭听,半包容的配合着将喻文州有如动物确认主权的行径连同心血来潮一并应下。

「第七赛季在蓝雨的主场,」喻文州用一副特别真诚的表情看着张新杰,「霸图战队如愿以偿获得了亚军。」

那是张新杰这辈子第一次拧人脸颊。

令人意外的举动不知如何发展成了一个吻,又莫名其妙撩起了晨间的一把火。
后来喻文州抱怨腰酸死活不愿下床,张新杰把粥盛在碗里端到床边喂他,检讨着自己堪称情理之内的表现,心底总算泛起一点惊愕,明白过来这算是把人给宠坏了。

换作今日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当初竟能不带任何目的的,将对方表情的变化看进眼里,默默地在心中记下。

但人年轻时总是有那么多的心力去迁就一个人,乃至于将对方的习惯烙入骨血,背负一生。

 

 

 

───

这篇里头除了拉灯以外所有疑问都可以在后面坑爹的时序变换中获得解答,写好很久了一直压着,贴出来是因为我怕端午前不动作一下转眼就中元了。

最后跟小妖姑娘问好。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