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两千 | Powered by LOFTER

[张喻王]Bermuda Triangle06

OOC私设什么都有,等边三角,不知算不算HE但总之没人被/分手,请自行避雷。

前情指路→第一部 Penrose triangle 01

     第二部 Bermuda triangle 01




06

不论喻文州的那个霸图亚军梦是出于玩笑或是认真,第七赛季对霸图以及蓝雨来说都不是一段值得回忆的好时光。
蓝雨提早出局,霸图后一步倒下,张新杰在战队解散的隔天便回到喻文州买在Q市的住处,开门后没见到人影,厨房里的冰箱却是满的。
张新杰独自待了一个星期,中间喻文州来过两次电话,第一次简短交代预定回家的时间,第二次取消前一通的约定。
最後张新杰是在决赛的保留席上见到喻文州,他们交换一个社交性质的点头,随后行止自然地转过身与自己的队友攀谈。
张新杰对这样的发展並不意外。
他情绪不上脸,有许多事情会在内心消化掉,喻文州也有这样的处事习惯,唯独比张新杰多出一点弹性,能够让他在有把握的状况下将问题说出来。
张新杰迅速回想了一下两人近半年的往来,主场客场脱队行动的相处时光确实短暂,但他和喻文州都不是耐不住寂寞的人。中间蓝雨队长偶然丟了一个代言机会——蓝雨团队赛表现失利,荣耀论坛上一小时内多出两页撤换队长的讨论——喻文州在电话里头语气轻松地说:多了个假日,去找你。
张新杰想一想战队紧锣密鼓的行程后,开口拒绝了他。出乎意料地,喻文州并未像以往那般乾脆接受,他探问了张新杰的几个行程,确定实在推却不掉,才遗憾地作罢。
那天之后,喻文州对待他的态度便有了些微的变化,张新杰面对不再积极的对方时,心裡评价著或许喻文州不如他预期的那么强悍,足够代谢掉所有压力,又或者,他低估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份量。
直到他起床的那一刻闹铃连同喻文州的祝壽简讯一同到来,张新杰才真正理解喻文州那时遗憾的态度所谓何来,同时,他也明白他错失了某个契机。
喻文州接获他电话时又说了一次生日快乐,他们交换了一些生活细节,对方的语气没有异状,但张新杰却聽得出这段对话中有些东西已经发生改变,不复从前。
之后的一切如奔车朽索,好几起变化发生在细微的地方,可能是张新杰摘下眼睛的前十分钟,黄少天在微博上发起了接龙活动,也可能是喻文州睡前倒掉那桶凉水时张新杰接起网游部姑且一试的通知。当他回过神的时候,喻文州的慢手速已经让黄少天成为他在群里的代言人。
交往以来张新杰从未特地注意喻文州的动向,在两人联系频率逐渐降低的这段时间,他默默地养成观看赛后采访的习惯。喻文州在通道里面以一贯的微笑面对着堵上来的麦克风,采访会上再用一样的表情,把一样的自责说词翻出来过一遍。
喻文州没有变,某种程度上来说却又改变了。
当张新杰用战队的角度去看喻文州,他可以看到蓝雨的基石正逐步成形,在黄少天的剑平定天下之前,喻文州会为这支队伍挡下外来的一切风雨。
从另外一个角度,张新杰看到的是平静的,毫无死角的喻文州。
他的交往对像仍旧会在他打过去时以最快的速度接起,用带着微笑的语气和他聊上几句。
喻文州不曾吐露出半点不耐烦,但张新杰感受得到他正将自己放在一个相对遥远的位置,彷彿置身於噪声肆虐的风暴中,徒留对话的形体,无法觸碰到意识。
张新杰一直欣赏喻文州的好亲近,但当喻文州以亲近的态度将他隔离,张新杰发现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插足的餘地——在霸图準备乘胜追击,而蓝雨战队风雨飘摇的此刻。
喻文州是有傲气的人,张新杰非常瞭解对方的底线,因此尽可能不去觸碰,但就因为尽可能不去觸碰,便也因此造就了疏离。
他试图用看韩文清的角度去看喻文州这位队长,最後发现他陷入对手与恋人的双重身份限制中,理智上知道喻文州忙得脚不点地,心裡的倾斜却难以平复。
某次,当喻文州语带笑意聊著同四期郑轩和黄少天的趣事时,张新杰忍不住打断了他。
「你太累了。」他说。
结果喻文州那头乾脆地添了句「那我去休息啦」接着掛了电话,继之而来的还有随常规赛顺势展开的断讯。
张新杰平静的接受了,他认为这状况会在喻文州与蓝雨的磨合期结束后趋於和缓,但他也很清楚自己正逐渐丧失耐心。
他知道自己多少有点失望,然而理智上明白世界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人,自己对喻文州而言恐怕也没做到推心置腹。
张新杰默默地挪动喻文州在他心中所占据的配重比例,他们终究得有所保留,才能成全彼此竞逐荣耀的征途。
然而荣耀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甚至张新杰怀疑自己和喻文州是否曾经把它当作游戏——哪怕是在他们私下开小号双刷野图的时候,牧师能够让术士成为唯一的输出,只因他能做好掐在刀口上的辅助——第七赛季的结果即将开盘,他们与冠军失之交臂,像是出道前那般坐在台下,看著场上令人艷羨的硝烟。
失去落花狼藉的百花撩乱凭借一人之力将整片地图放入烟幕中,张新杰坐在靠边的席位,聽著蓝雨剑圣不亚于弹药声的激烈点评,并在方士谦使出一个精準无比的神圣之火时捏紧了拳头。
炸鸣与火光被白色光茧紧紧裹住,一时间掌声和叹服自选手席窜出,对面一片绿色的观众席早已爆出喝采,转型后的王不留行乘扫帚飞过硝烟止息的丘陵,流水般地在战场上来回,最终清理出荣耀两个大字。
画面上那位不知疲倦的魔术师终于缓下速度,以一个诡异的停滞姿态飘浮在战场上空,面无表情地凝视他所製造出的绝对寂静。场内播音宣告比赛结束,欢欣与失落瞬间溢满整座场馆。
大萤幕上开始回放关键画面,踏入通道前张新杰回首一瞥,坐在一片选手中的喻文州相当显眼,那张脸上依然挂着笑,他却无法肯定对方此刻的情绪。
一开始他就知道,喻文州之所以看起来朦胧,不是因为距离遥远,而是当他不想让人看清的时候,张新杰即便看清了也得当作没看清。
这个想法彷彿一艘遗骸,搁在心底经年累月,不知怎么的就浮出思维的水面,在眼前飘荡著,怵目惊心。眼下问题扑朔迷离,他们各退了一步,却彷彿绕着症结转圈子,张新杰知道他们很契合,或许就是太过契合,反而以静制静,最後走出死水一滩。
弹药师最终仍旧无法摆脱牧师的十字架,哑火的砲弹在土地上无声燃烧,那阵烟雾彷彿超越了空间限制,轻缓无声地缭绕在张新杰眼前。
王杰希推开比赛席的门,喻文州率先送上掌声。
张新杰独自走出了场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