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两千 | Powered by LOFTER

[张喻王]Bermuda Triangle 08

OOC私设什么都有,等边三角,不知算不算HE但总之没人被/分手,请自行避雷。

前情指路→第一部 Penrose triangle 01

     第二部 Bermuda triangle 01



08
张新杰先一步回到Q市的家,门口传来钥匙转动声时他有点意外。
喻文州是夹着电话进门的,张新杰帮他接过背包,那人便走进里间在书桌前坐下,拿起笔在便条上抄写记录。
交谈对像似乎是俱乐部的人,张新杰倒杯水放在桌边便退回厨房,倒没想到等到他吃完晚餐,喻文州还坐在电脑前面处理论坛上的讨论串,张新杰问了一句,说是蓝雨粉丝看到微草夺冠愤怒过头闹上官网,蓝雨正副队长这会按照公关的指示分头控场。
战队被淘汰时忙着伤心,回过神发现丟了冠军因此粉转黑的情况时有所闻,同是管理阶层的张新杰对此並不陌生,喻文州处理起这种事情只会比他更有餘裕。

他把饭菜并成一盘放在客厅桌上,汤锅内留下单人的份量,其餘装入密闭盒,等着放凉后收回冰箱。回到客厅时桌上的手机指示灯在闪,一滑开萤幕王杰希那顶巫师帽的头像就跳了出来。
张新杰下意识地朝书房瞥上一眼。
魔术师以跳跃性思考闻名,对话中天外飞来一笔已是常态,张新杰已经习惯这突如其来的联系,以及让人不时思绪分岔的对话模式,然而王杰希这次才上来就问他人在哪裡倒是第一次。
张新杰思考数秒后决定暂不回应。
王杰希对他的态度颇明显,不需要喻文州用玩笑的语气提醒他「像是有那个意思」,张新杰也清楚知道对方施加在他身上的关注份量有多不同寻常。无论性格或处事风范,他很欣赏王杰希这个人,但既然和喻文州走在一块,对于第三者——无论是谁——的距离便要更有分寸些。

或许是开始的方式不太正规,张新杰与喻文州没给彼此设过任何限制或规范,对手的这层身份更让他们惯性地将彼此视为独立个体,对各自的交遊往来不闻不问,好留下更多精力去处理战队、应付媒体和突发事件。
然而近几个月来张新杰发现,越是省心,他和喻文州之间就越是生份,他能确定双方的感情并未消失,否则以喻文州的忙碌程度,也不会抽出这个空来Q市,只是他不再像以往那般竭尽所能地挤出时间。
倘若喻文州对这段感情疲乏倦怠,张新杰甚至想过就这样断了也未尝不可,但在情势分明以前,维持忠诚是原则问题。面对王杰希的示好张新杰虽未加以迴避,却从不作他想。至於喻文州,眼下的情况还不需要特意去解释些什么。

或许是等待太久,手机那端王杰希当他不在线,头像暗下去以前又发送一句话。
「我跟队上庆祝去。下了。」
张新杰收起手机暂时揭过这回,那端传来喻文州的轻笑。
「怎么?」他起身走进书房。
「看这个。」喻文州指著论坛上的热门帖子,唸出自家公会玩家骂王杰希的一句话:「『乱七八糟的懵逼打法,这样也成,谁受得了』……呵,一般人确实很难瞭解王队的想法。」
「没必要瞭解。」张新杰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话里针对的是在场外看他们「表演」的粉丝。
「我倒挺感兴趣的,新杰能理解吗?」
「嗯,战术需要。」
对方停顿一下,续出的话语令张新杰挑起眉毛。
「王队自己都不知道他有多明显,我甚至怀疑他跟本没打算要藏。」
王杰希对张新杰的青睐在他们两人之间不是秘密,更算不上是避之唯恐不及的话题,先前提起时张新杰总是不置可否,但这次喻文州在这样的情况下刻意挑起,张新杰便明白他该认真应对了。
「我没有……」
「你没有,你只是对他怀有期待。」
未竟的话语被对方瞭然地接续,张新杰抿一抿嘴唇,知道自己无法否认。

人是不经比的,他不会把王杰希拿去和喻文州比,但后者的态度有多冷静,就更加突显他曾经有多柔软;而前者对他所投注的,明显经过克制的关注却自始至终。张新杰心裡明白但没说透,喻文州却是看得清楚,难得锐利。
「你想我怎么做?」他问,倘若喻文州能够接受,他可以用任何方式和王杰希划清界线。
「你拉他过来。」喻文州脸上的表情很诚恳,「再不然就是我过去。」
一则论坛回帖所引发的话题竟能走到如此结果,饶是张新杰也在经历了震惊之后才反应过来喻文州真正的意思。
对于王杰希的目光以及隐匿於后的心思,他一直心如明镜,也曾在对方撤离视线后,以不被察觉的角度探看过那人疏离淡漠的身姿,然而企求和选择从来是两件事,如今喻文州却希望他将两者连同他们的未来整并为一。
「我认为,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没必要扯上王队。」
「我也这么认为。」喻文州脸上的表情很诚恳,「但是新杰,我想你该比我清楚,王队他很早就踩在边线上了。」
「或者说,你怎么确定他无法接受呢?」
先不提折腾出这样惊世骇俗的蓝图根本就是吃定他的包容,喻文州主动追求別人这件事让张新杰觉得介意,他短暂评估后认为那是种近乎吃味的情绪,顿时五味杂陈。
「王杰希很好,我们之间比起以往不会有任何改变,或许比不了当初,但也不会因此渐行渐远。理性而论,我看不到任何坏处。」
喻文州还在试图说服,张新杰却因为这短短的两句话以及喻文州后续的细微动作定下心来。
在揭露以延续两人关系为目的的立场后,喻文州将搁在键盘上的手挪开,收手时拇指在其他四指上轻摁一下,像是要将内部翻湧的那些心思给按平。这个动作却将张新杰内心的什么给松动了,他拉过喻文州的手,五指嵌入指缝。
对方怔愣地看他一眼,蓦地转头往窗外望去。
「张新杰。」喻文州面朝着外头,缓缓地说道:「我还是挺想看你以后的样子的。」
张新杰一顿。
「只是消息的话,都在职业圈里,总是有办法知道的。」喻文州笑着垂下脑袋,「但是我不想要只是那样。」
窗外是常见的都市夜色,喻文州抬起头时映著万家灯火。
张新杰凝视他窗中的倒影,柔软的表情还停留在那张脸上,他想起他们共度第一个夜晚时,如泪般的汗水自这张脸上滑落,喻文州将酝酿已久的心思摊开在他面前,现在他们的手还攒在一起。
开启这个话题后,喻文州不断说服,说看不到任何坏处,但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他自己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撇除我,你对王杰希是怎么想的?
张新杰还没问出口,喻文州习惯性的捏了捏他的指尖。
「我当初贪多,最开始的时候,要的也不只是你负责。」他偏过头来看向他,「你这段时间确实承受了一些负担。」
「责任不全在你。」
「但我中意的是一如既往的张新杰。」
所以张新杰不需要改变,喻文州持续调整。
蓝雨队长惯用的伎俩,变换角度把所有过错承担下来,这个认知令张新杰瞬间产生一股想把这人往墙上按的冲动,但他克制住了自己。
「你不用迁就。」
话说出口他自己都觉得事后诸葛。
「我没有迁就你。我接受。」喻文州沉吟一会,眼神和语气都平静无比,却令张新杰感到束手无策。
「我也接受你一直认为我就是这样的人。」
喻文州没有解释那个「这样」究竟是哪样,他认定张新杰能够理解这句话语的意涵,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内在思维被道破的张新杰无言以对。打从最开始,他便清楚两人在道德观上的歧异,并在考量后将之连同喻文州本人一并包容。只是没想到当初的退让,竟给喻文州留下谋划这等计划的空间。
「凡事总有先来后到。」张新杰还想坚定自己的立场,即便他明白,从喻文州的角度看来,他对王杰希的那点好感便足以将自身认同的价值推翻。
「中意就是中意,这和先来后到没有任何关系。」喻文州说道:「我会先试试看,在事情朝好的方向发展之前,我们就別见面了。」
「感情会不会淡了就断我没把握。」他松开和张新杰握著的手,淡淡一笑,「但我对你的信心已经和对自己的自信叠在一起了。」

————

谢谢今天来摊上的朋友~
端午假结束了,之后就…中元见吧。(沈没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