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两千 | Powered by LOFTER

[张喻王]Bermuda Triangle10

OOC私设什么都有,等边三角,不知算不算HE但总之没人被/分手,请自行避雷。

前情指路→第一部 Penrose triangle 01

     第二部 Bermuda triangle 01



10
张新杰在入场前刻意去了趟洗手间,行止自然的从霸图队列中脱出。
他把眼镜摘下来,用洗手液抹了几下,彻底冲过后仔细擦乾,回到包厢的时候拣了个靠门的角落坐下,像个安静的旁观者般看著在食物和沙发座中满场乱跑的职业选手。
轮回这个点选得不错,除却灯光稍嫌幽暗以外,食物桌和沙发座的安排都很恰当,妥妥的各自佔地为王,玩闹聊天各取所需。
现在霸著麦克风的是轮回那群人,似乎依照某个只有他们自个明白的规则进行歌曲接龙游戏,周泽楷不知所措地让唱完〈安静〉的楚云秀塞了一支麦克风,江波涛正想拋下李轩去救场却被吴羽策扯住袖子,顿时脸上讨饶。黄少天似乎在上场前和唐昊打了个赌,现在蓝雨一夥在角落对着不知道搅和进什么闇黑调味料的杯子闹成一团,旁边的矮沙发壁垒分明的坐著微草一群人,绿色队服绕王杰希围了半圈,再加上霸图的几名选手和一个韩队,硬生生铺出了全明星检讨会的气势。
有道熟悉的视线朝张新杰这边飘来,他斟酌数秒后选择忽视,将目光从自家队长身上撤离,找了个杯子放在面前,不一会便看到喻文州捧著个热水壺,从自助吧檯那边一路告罪的走来。
「喻队。」张新杰主动开口,对远处投来的窥探漠然置之。
蓝雨队长似乎对这声招呼有点意外,嘴角轻轻地翘起,用一贯柔和的语气应了声:「张副。」
他隔着半个人的距离坐下,端着热水俐落的烫过两只茶杯。
张新杰看著对方把杯子擦乾,又从隔壁桌上顺了瓶果汁往杯里添。
「谢谢。」
「不谢,至多就一个小时罢了。」喻文州客气的回应,仰头往舞台探看一眼,蓝雨队员不知何时攻克了舞台,眼下正对轮回众人研究起游戏规则。
张新杰扭开罐装茶的瓶盖,正伸手去搆喻文州的杯子,突然感觉有隻手隔着桌面贴上他的小腿,沿膝盖施施然的往上拖沓,随黄少天的歌声一下一下的点着拍子。
张新杰不为所动,兀自托著瓶身註上八分满。那道一直追随他的视线在身旁的人落坐后便隐匿无踪,喻文州本人似乎也有所察觉,稍顿几秒后淡然地朝他笑,「我今晚不过去,张副得再提早五分钟走。」
张新杰的目光在对方堪称清秀的眉宇间停顿,低头看了眼手錶,差一刻钟八点。
饭店订在距离场馆五分钟车程的地方,再加上梳洗以及睡前固定的基础训练正巧需要一个小时,喻文州扣下的是替他吹头发的时间。
他还没说什么,前面突然炸开一片笑声,吴启和杜明摀肚子倒在沙发上,黄少天一手捆著三隻麦克风呼叫王杰希,戴妍琦脆嫩的声线夹杂在其中显得突兀。
黄少天边叫唤还边顾音乐,郑轩被他捏著后颈顶起一支麦克风,粤语歌词经过压力山大输出顿时换了个画风,三分婉转七分凄厉又引起另一波狂笑。王杰希从座位上探头张望,一脱离掩护马上遭受前台翻江搅海的叫战,肖时钦朝邻座通粤语的于锋求解释,下一秒就看到方锐鼓掌起鬨而林敬言抹脸叹著黄少天这下实在损。
喻文州噗哧地笑了一声,接着摇摇头,圈起双手作出个喇叭朝王杰希招呼。
「王队!」
他乾脆站起身来喊,那头王杰希配合的皱起眉表达征询。
「玩脱了,別理他们。不好意思啊!」
以喻文州的心性来说,倒是难得没骗著王杰希去台前凑趣。
张新杰低头捡了几颗话梅扔进他的杯里,蓝雨队长有一阵子挺迷这种简易的特调,说着还能顾顾嗓子。喻文州交代完又坐回他身边,落座时挨的有点近,体温隔着队服外套蹭上他的手臂,张新杰不著痕迹的往旁边挪出一寸,目光拋向喻文州,对方便称职的解释起来。
「那首歌唱的是和恋人错生在不同年代,少天说王队……注孤生,该他续著唱下一首。」喻文州笑起来时眉眼之间特別柔和,在幽暗的灯光下更有种说不出的韵味。
「张副你觉得呢?」
张新杰迎着他的目光注视片刻,总算辨清那点氤氲並非气氛作祟,而是对方刻意在本就不清不楚的互动中嵌入了暗桩,并随着续出的话语吐露锋芒。
「挺好的不是?」喻文州噙笑看他,压着沙发皮面的手又朝他蹭近了些。
微草主帅的目光再度擦过脸颊,实在太无心也太无知,彷彿为眼下他与喻文州之间的拂逆而生。喻文州显然被鼓舞了,欣然欢快的一个注视令前辈別过头,张新杰的餘光捕捉到那端的无措,立刻对眼前泰然自若的蓝雨队长皱起眉头。
「喻文州。」即便清楚对方天生带着一副能把威胁解读成情趣的心眼,张新杰还是叫了全名。
被警告的人全然不介意,喝了口饮料又抬眼问他:「看到了吗?」
「知道,不是第一次。」
明知故问是惯用的开场白,张新杰从来平静应对。
喻文州聽了抿唇而笑,在张新杰的注视下,垂著头露出被取悅的表情||一部分为了张新杰屡次忽略他暗示的安分作为,另一部分则像是咒术幽暗的消融在心底||上次面对面,初次摊开那张蓝图,张新杰便试着让他打消念头,只因他发自内心对他这样的作法感到牴觸。
张新杰站在他自己的道德立场上,第一个维护的对像是喻文州,接着才是王杰希。
对于将自己推上刀尖浪口的喻文州来说,这样的意识很难不令他感到愉悅。

举着杯子的张新杰几经思考,还是觉得不该如此,然而喻文州从来不是能让他遂心如願的主。
照明隐晦地刻画出他的轮廓,薄唇映著光泽就连微笑都被打亮,张新杰看惯了的这张脸上仍旧充满温情,却也坦白表露主人的情绪:喻文州无意替他排遣任何矛盾,且比他更早拋却了纠结。
他们或许同时找到了答案,或许在更早以前就各自探寻到这线契机,若能顺势掌握,他们所察觉到的一切失衡与疑虑都将被排除,不论疏漏或者罅细都将被弥补。
对于喻文州提出的计划,就事实与效果面而言,张新杰知道自己是认同的。
「不是也挺中意的?」蓝雨队长在桌底下拍了拍他的手背,「过去吗?」
G市的腔调让这句话的语尾尽显柔和,张新杰注意到,却没有介怀那个「也」,他从这段参杂鼓吹的话语中透析出喻文州对他的信任,以及依赖||那是他一直以来对张新杰展露的姿态。
於是他舒展了眉头,伸手扣住对方的指节,「我和他,哪一个先?」
喻文州对于这个问题的反应是笑着摇了摇头,接着松开他的手。
气氛使然,对方可能将之解读为玩笑,但张新杰相信,等到喻文州回过神就会发现,他提出的並非确认,而是一个承诺。

※黄少天唱的那首歌是陈奕迅的〈1874〉。

———
下一章完结,谢谢耐心看到现在的大家。
谢谢津砂和小妖,啾啾!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