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两千 | Powered by LOFTER

[张喻王]Bermuda Triangle 11(完)

OOC私设什么都有,等边三角,不知算不算HE但总之没人被/分手,请自行避雷。

前情指路→第一部 Penrose triangle 01

     第二部 Bermuda triangle 01




11

张新杰是被一阵细微的推搡声给弄醒的,揭开眼罩后他先看到的是李轩掛在前排座位上的手,接着楚云秀凑过来拿起他放在盘桌上的眼镜,并在张新杰皱起眉头时对他比了一个噤声手势。张新杰点头表示瞭解,赎回人质似的从对方手上接过眼镜,视野清晰后他暂且搁置前排的骚动,低头确认时间。
这段睡眠对于调整时差有相当大的帮助,出发前他提醒过两位交往对像,即便他确信会好好履行的只有王杰希。
这一觉的睡眠时长与他预期相距不过两分钟,对于这样的结果他感到非常满意。
基於对喻文州先入为主的印象,此刻前排被众选手包围的那两颗脑袋格外令人惊喜。
张新杰在张佳乐一脸忌惮、深怕他坏事的注视下往前探看,只见中国队长整个人大幅往左歪斜,只差个十多公分便要枕上王杰希的肩膀呈小鸟依人状。同是蓝雨队友的黄少天见猎心喜地攒着手机站在另一边走道上,苏沐橙则是兴味盎然,在更前排的位置,方锐双手环抱椅背,镜头正对着熟睡的两名战队队长,旁边的周泽楷则一脸无辜。
张新杰起身转为俯瞰视角,他的目光滑过那两人紧贴的肩头以及织物边角,心底已经大略推断出空调毯下的情况。
喻文州手虽慢,反应速度却不用担心,张新杰相信他能在清醒后不著痕迹的松开王杰希,这才带着点閒情逸致观察起喻文州的睫毛以及王杰希被他呼吸搧动的发丝。
「新杰!」张佳乐用气音呼唤他,伸长手臂想让他接住那支已经调整为拍照模式的手机。
吃定这位前辈即便闹脾气也不会拿他开涮,张新杰摇头拒绝,踏出座位打算前往洗手间洗脸。比起提醒张佳乐別将照片上传微博,张新杰更先完成的动作是在内心进行自我反省,当初竟没想到利用王杰希去牵制喻文州,实在是战略上的疏失。
前头的喻文州不负众望,在楚云秀与方锐等人堪称期盼的目光下继续顺从地引力朝王杰希那侧滑落,张新杰收回目光朝机舱内扫过一遍,在最前排看到正专注讨论的叶修与肖时钦,顿时瞭解自己结束洗脸行程后该往哪儿报到。
他的离座等同于让出最佳摄影视角,黄少天抢在方锐绕离座位前窜身卡进了他的座位,他朝着站在走道上的张新杰讪笑,低头注视在粉丝视角中即将与宿敌首脑达成世纪大和解的母队队长。
楚云秀双拳紧握,苏沐橙摀起嘴发出细小的笑声,就在张新杰推断大势底定,喻文州醒来后应该会为恼火的王杰希乐上一阵时,原本卡好内奸位置的黄少天突然发动奇袭,蓝雨剑圣由正上方出手,迅捷、快速且稳定的托住了他队长的侧脸,顺着椅背内嵌的弧度反向推到另一边。
张新杰为这牺牲奉献的行为挑了挑眉毛,黄少天抬头正好与他视线交会。或许张新杰的表情过於平静,剑圣眼中一瞬间闪过的除了得意以外还有点心虚。
张新杰心中的讯号灯一亮,他将黄少天的那副表情记在脑中,遵循原本的计画朝洗手间走去,留下后面一干队友将恼火与不甘一股脑倾泻到黄少天身上。
「我这是抢救队长名誉挽救联盟名声好吗你们当我真想拍两大男人睡觉我哪来的兴趣什么什么什么基友谁和你们是同一国的学学人家张新杰冷静严肃端正态度我们这趟是来为国家争光的你们纠结在这一点小小娱乐上应该吗没得消遣还想残害队友这样合适吗……」被围攻的那位压低音量却不减速度的叨唸著。

接下来整个座舱幾乎被楚云秀的怨念笼罩,张新杰洗脸回来后看到叶修在放倒的座椅上糟蹋他那身西装,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确认行程。
喻文州和王杰希维持著沉睡的状态,直到舱内广播响起才相继起身。
落地后叶修风风火火地来找张新杰,说是就行程商量一些细节,却扔下一堆表格以及向来客气的肖时钦,自己飞也似的找技术人员核对训练室的电脑机型。
纸本上满是喻文州删修后的注记,张新杰盯着那张摆明等他完成的作息设计表,一面聆聽俨然成为领队替身的肖时钦交代他补眠时三位战术大师讨论出的细节,眼角餘光留心著喻文州与王杰希的动向。
喻文州一个大大的二号走在前头,不时回身问后边的人意见,李轩伴著一个楚云秀和他交流,机场贵宾室里,联盟指派的随队记者以及其他媒体已经久候多时。
叶修令人跌破眼镜地演了一出官腔官调,接着便往后一退,让出身后的苏沐橙,再一把拉过周泽楷往镜头前面塞。他和喻文州打了个手势,趁闪光灯聚焦在两位联盟偶像身上,领著众人由后门直奔饭店的接驳大巴。
张新杰和肖时钦对这样迅速的退场毫无心理準备,倒是前头喻文州和黄少天、张佳乐等人不时转身引导的动作透著明晃晃的预谋意味。王杰希的四号背号一直跟在喻文州身后两步距离的地方,虽然不至於用睡眼惺忪来形容,但较往日迟钝的动作仍旧无法逃离张新杰细微的观察力。
喻文州显然也瞭解王杰希不在状况内,上巴士前往张新杰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队里唯一的牧师接获讯息后将目光往身侧的肖时钦身上略略偏移,喻文州便瞭然地转头让王杰希帮他留一个位子,自己和叶修下车回收联盟的两张脸面去了。
旅馆外头聚集一票前来应援的粉丝,大厅里众选手站的散散的,张新杰和肖时钦从上游览车开始呈现基本绑定状态,现在仍推著以阵鬼做为第六人的战略进度。
喻文州下车以后就转了个没影,现在一手掛满识別证颈鍊从另一端走过来,身边站著两三个別有随行翻译名卡的工作人员。王杰希面色平静地跟在他身后,虽然喻文州一路上事事征询地问王杰希意见,一副打算吃定前辈给自己当副队长的态度,但张新杰非常清楚,喻文州那是不願意放王杰希一人发愣。
「夥伴们集中点名啦!」方锐在中央喊了一声。旅店裡头住的全是工作人员,他便也没压抑音量。

叶修从櫃檯朝他们走回来时还是一副没正形的样子,领队双手捏著一大把房卡,朝他们懒洋洋地说:「大夥自个两两捉对过来拿钥匙,先到先赢啊。」
「叶神別勉强没手速的人啊。」喻文州仗著队长身份,看準了就从叶修手上摸来一把。
「你和我同间,抢啥呢?」
叶修忍不住嚷嚷,喻文州摆摆手不予理会,径直往张新杰那边走去,还捎了个眼神把茫然张望的王杰希拐过来。
「钥匙给新杰了,你们住一间。」
「你呢?」王杰希问。
「我跟领队一起,讨论战术比较方便。」
「好。」张新杰接过钥匙,对了下手錶就準备进房。
「为什么霸图人和微草关同一间啊?」
后头传来张佳乐的声音,话音刚落他就被蓝雨剑圣揽住手臂往旁边拖。
「欸队长要和老叶开战术会议害我这下子落单了不如我俩一间吧不用晚上十点就躺平交流零嘴看片打游戏都方便你要是想连络下那个谁或那个谁要联络你我都没意见啊要讲手机想讲多大声就讲多大声多么自在又舒心你说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黄少天说着朝喻文州拋了个眼色,喻文州笑了一下,转身拍拍张新杰的肩膀,「王队和张副就先去放行李吧。」
旁边张佳乐还在激烈抗议,偏偏同队张新杰一副当作没看到的样子,他也只能哑火闷下这口气。
张新杰等到那两人走了一段距离,这才往前站得离王杰希近些。
「什么事?」
王杰希愣了一下,似乎不明白这问句缘何而来。
「你和喻队出什么事?」
「没有。」王杰希挺讶异的摇头。
否认的同时他慢了半拍釐清现况:谨慎如张新杰该是看出他落地后的异样,并把这件事跟态度比平日慇勤上许多的蓝雨队长链接在一起,故而有此一问。
正巧喻文州打他们身旁经过,中国队长抬头望了王杰希一眼。
「那间房靠边,景观比较好。」
「都一样。」
张新杰表示无所谓,王杰希明白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观光来着。
中国队长点头,脚尖转了个方向打算去伺候正纠结成一团的队友。
「王队等会好好休息,今天不开会。」
王杰希盯着那醒目的二号数字,回过神才发现张新杰仍看著他。
开掛解决住房问题的两人率先上楼,在厚实的门扇滑开后踏上走道,张新杰在他的行李箱出电梯时帮了一把。
「昨晚太累了?」
数小时前喻文州问过的句子自张新杰口中说出,王杰希蓦地有点纠结。
提问的人头也不回,拖著略大的行李箱往前走,安然自若地等答案。
王杰希犹豫片刻,最後还是把挺孩子气的原因说出来:「没什么,就是做了个梦而已。」
张新杰点点头,就著一直拿在手上的行程表看了看。
「晚上九点四十五告诉我。」
王杰希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一个梦罢了。」
「倦怠期?」
张新杰不顾因为这讯息而愣住的王杰希兀自补充,「或是你比较想告诉文州?」
一向表情淡漠的脸上竟挂着微微的笑,王杰希为此跟著抿了抿嘴唇,语气含糊地答应下来。
「嗯,我会提醒你。」
霸图副队长一旦狡猾起来,身上就会散发出喻文州的气质。
近朱者赤,或是一丘之貉。

「新杰。」
循著房号比对房卡数字的人闻言应了一声。
「文州最近是不是换了须后水?」
「换了。」张新杰确认好方向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先行,「之前用的那个牌子不够润,Q市一乾起来他就脱皮。」
「那是挺麻烦。」他算是找到了罪魁祸首。
「嗯。」张新杰顺口反问:「怎么?」
「没。」王杰希敷衍地转开话题,「你在这要怎么晨跑?绕饭店?」
「查过了。健身房在十一楼。」张新杰说这话时万万没想到,隔天早上準备晨跑时,王杰希竟也爬了起来,一手扯他衣袖,一手抹著他自己的脸发出组队申请。

他们在边间停下,张新杰用房卡换过王杰希的行李箱,后者也不推辞,接过卡片便把箱子交给张新杰。
「东西挺多。」
张新杰看著两个差了一号的箱子,脑中浮现王杰希那只屡次由他和喻文州进行交接,在G市与Q市之间来回轮转的背包。
「是你简便惯了。」他就事论事回应。
后方传来电梯打开的提示声,随即黄少天和方锐的吵吵嚷嚷声音沿著廊道扩散过来,张佳乐和楚云秀的笑声替其他职业选手一并刷了存在感。
「所以我就说了我把队长推开那是为了平衡形象你懂吗懂吗懂吗我们队长向来是光明磊落坦荡荡拍个照有什么大不了但你不能让那堆中药材说我们队长贴着王杰希不放嘛要是换作王杰希躺我们队长腿上睡着我随便你拍我亲自帮你拍五秒钟连环十个角度不重复比剑影步还厉害!」
「话不是这样说呀,黄少。」方锐一副不依不挠,「难得喻队特別软萌,王队没有大小眼,大夥儿难得一起出国拍照留念就图个开心,可你那手……怎么就这么欠呢?」
「哼哼哼你就尽管崇拜吧我手可稳了。」
是挺稳。国家队的牧师想,眼睁睁地看著王杰希压门把的手僵在半空中。
「先进去。」
他放下行李,按上那人的手把门打开。
张新杰推著王杰希的背脊踏进室内,脚踩踏垫把另一个行李箱也拖进房。
廊道上的灯光刷出国家队员们各自的身影,张新杰在其他人拐过转角时轻轻地带上了门。

【第二部完】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