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两千 | Powered by LOFTER

[张喻王]Bermuda Triangle 番外

OOC私设什么都有,等边三角,不知算不算HE但总之没人被/分手,请自行避雷。

前情指路→第一部 Penrose triangle 01

     第二部 Bermuda triangle 01


番外

喻文州是在两人洗完澡之后上门的,彼时张新杰才弄乾头发,而王杰希正要从后者手上接下吹风机,半湿的毛巾掛在肩上。
对于国家队队长略带新鲜感的查房,张新杰相当习惯地问了句怎么回事,喻文州则是一边自来熟地拿过吹风机,按著王杰希的肩膀让人坐下,一边笑道:「叶神烟瘾大,我受不了就逃出来咯。」
「二手烟吸多了总是不好。」张新杰点点头,随后的发言让王杰希忍不住觉得霸图副队的深谋远虑至少有一半成因来自喻文州这人的临时起意,「换洗的衣服都在包里,给你拿出来?」
「好。」喻文州微笑答得爽朗,一点都没有给人带来困扰的意识。
怪不得张新杰的行李看著就挺沉。王杰希才刚张嘴就又闭上了,眼前两人的默契早在交往前他便察觉端倪,那时被他们一环扣一环的组合技给坑得七荤八素不提,交往后的同居生活中,他们也老夫老妻似地契合得很,就像现在这样,不时提醒他自己才是这段关系中的第三者。
即便王杰希不想承认,在飞机上的那个梦大抵和这感觉脱不了干係。
「刚才是和新杰一起洗的?」喻文州的心情似乎不错,当著张新杰的面调戏起坐在床上等吹头发的王杰希。
「我自己来,你去洗澡。」王杰希懒得理他,拉住喻文州的手取得吹风机操作权,补了一句张新杰风格的叮嘱:「趁早洗,晚了要耽误睡眠。」
浴室门一关,王杰希转头盯着桌前那直挺挺的背影。喻文州来时带了一叠资料,张新杰一手拿笔目光专注,对两人适才的交谈充耳不闻。
或许是先前无暇他顾,王杰希未曾深究张新傑出于何种原因接受这样的关系,现在却为那个梦的暗示而在意起来。他知道眼下局面是喻文州居中促成的结果,但他实在不明白喻文州究竟是如何说服的张新杰,毕竟霸图副队责任感强,处事原则和道德底线也相对严谨——这可是个能跟韩队叫板不落下风的男人,总不会现实肉搏当面打上一架吧。
王杰希想起这两人的体格差,以及喻文州高过张新杰却堪称装饰用的那几公分,顿时觉得画面太美太不现实。
要说喻文州智取,张新杰也不是个好诓的主……想到这里,王杰希放下吹风机。
「新杰。」
话说出口才想著是否会打断对方思考,张新杰便已放下笔,整个人转了过来。
看到那彷彿领导聽取报告的架势,王杰希话到嘴边又想嚥下去。
「想问什么?」
「有什么能帮忙?」
「就这样?」
被张新杰凝视了一阵,王杰希乾脆自己挪过去,就著对方的手阅读纸上的内容。
「头发吹乾点。」张新杰没有点破他的突兀,「德国队有个魔道擅长打1V1,叶修的评价很高,纸面资料你带过去读吧。」
王杰希知道这回是被放过了,接过纸本回床缘坐著。第一次参与国际赛事,不仅代表队的选手们如临大敌,联盟的工作人员也很紧张,资料列表都很详细,王杰希读着也认真起来。吹风机被打开片刻又关上,在这之后房间内只剩下浴室传出的水声,以及纸页摩擦的声响。

喻文州一踏出浴室就看到两人各据一方,分別拿着纸本资料在研究,一时间不由得轻笑出声,走到王杰希身旁坐下。
「你们倒是挺认真。」
王杰希分心扫他一眼,把手上的纸拿远了些,「当心点,水还滴著。」
喻文州於是老实安分地擦起头发,倒是张新杰看了看时间,放下那叠资料从位子上起身,把搁在床头櫃被遗忘有一段时间的吹风机拿起来。手上做好準备帮人吹头发的动作,谈话的对像却是旁边翻阅资料的王杰希。
「那个梦是怎么回事?」
「啊?」王杰希刚抬头,就被这轻描淡写的问句给杀得措手不及,他手裡还捏著资料,一脸毫无防备的模样弄得喻文州也来了兴致。
「杰希当时连眼睛都红了。」他附和。
张新杰没有说话,只是向王杰希投以询问的目光。
面对两方同时探问的压力,王杰希本想转移话题,却又顾及先前对张新杰的承诺,最终硬著头皮向两人解释了梦境的内容——当然相对保留许多,尤其是关于喻文州的那部分——张新杰一如平时面无表情,喻文州则是笑着调侃他梦里的张新杰画风特別写实。
聽完全部内容,喻文州有趣地问道:「所以在梦里我是路人?」
王杰希闻言一僵,不知该如何解释他潜意识的安排。才想说点什么,张新杰便打开吹风机,开始拨弄喻文州将干未乾的头发,打断的时机掐得十分精準,就如同联盟第一牧师在场上的完美掌控,暂时解除了王杰希的尴尬。

饭店床铺的尺寸比国内宽上不少,关灯上床的时候,老是夹在两人中间的王杰希不禁觉得真该买上一张,虽然机会不多,但仨爷们挤在一张双人床上总逼仄得不行,一到夏天就汗涔涔的难受。
喻文州侧向他这面睡,而脱下眼镜的张新杰平躺着,细细的空调声当背景音运作。就在王杰希以为他们都已经入睡的时候,始终闭着眼睛的喻文州突然开口。
「杰希反射弧挺长啊。」
王杰希吓了一跳,从弥留状态中拔出昏沉的意识,眼角餘光看向躺在身侧的喻文州,对方睁开眼与他对视,让他会意的同时不免生出一股恼怒:这都谁惹出来的事。
正想回话,另一边竟传来张新杰的声音:「情理之中,操作跟得上就好。」
「新杰也醒著?」黑暗中,喻文州的嗓音带着笑意。
「还有时差。」
「也是,你生物钟特別準。」喻文州表示理解。
张新杰似乎没有察觉到王杰希还醒著,兀自对喻文州说道:「他负担很重。」
他这话说的没头没尾,王杰希本人聽得云里雾里,但喻文州清楚对方的意思,早在这段关系成立以前,他们就曾为此争执过,只是王杰希看似顺利接受,反弹却在他们交往的此刻,以一种隐晦而幽微的形式呈现出来。
「可他接下了。」喻文州隔空回应著张新杰,一字一句却像是在对醒著的王杰希解释,「我说过,那不是挑战,而是一个请求。」
「或许在他看来是胁迫。」张新杰冷静地分析。
王杰希确实曾经这么认为过。交往对像背着他,与他暗自欣赏的人盘算要如何将他瓜分。当时的感受在沉澱以后成为梦魇,梦中的内容比起自我满足,更像是在体现对他们两人的报复心态。
三个靠谱又体面的人用违反伦常的方式,维繫著不得体的关系。王杰希实在不瞭解,一丝不苟如张新杰,怎么会放任这样的局势发展。
他不敢问,却不知道张新杰竟是因为他的接受而对喻文州妥协。
「我男朋友我知道。」喻文州笑,看向王杰希的眼神柔和得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张新杰语气平静,毫无自觉地破坏气氛,「用愧疚心去抓人,抓不了多久。」
「他对你就不是。」喻文州的手越过了王杰希,拍上张新杰的臂膀,得了便宜还卖乖,「立场要坚定啊新杰同志。」
「以手段而言,我跟你并没有什么不同。」张新杰在话里区分了你我,既有同为追求者的竞争意识,也兼顾身为喻文州多年交往对像与之共同承担难处的一面,「你也说了,中意是不讲先来后到的。」
「这么记仇?」喻文州失笑。
王杰希聽著这两人像是在为他的罪恶感开脱的对话,正觉得越聽越是清醒的同时,喻文州给他拉过被子盖上,另一个人的手从他的颈窝穿过,搂着肩将人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王杰希的鼻梁一下子险些撞上张新杰锁骨。
「时间不早,睡了。」
张新杰一来这手,王杰希哪还不知道对方老早发现他醒著,他忍不住低声咕哝。
「就你们心眼多……」

【第二部 完】
—————

第三部大纲已经出来三分之一了,有肉有肉有肉……但是不是大家想吃的那块就不一定了。(望天)

评论(14)
热度(50)